入伍44年的老兵向军旗告别,痛哭失声

来源:东部战区微信公众号作者:宋成雷、张文举责任编辑:东部战区
2017-10-30 08:15

“我在这支部队服役已经44年了,今天就要脱下军装……”61岁的徐建国上台刚讲出这句话,几度哽咽,痛哭失声。这是10月26日,东部战区陆军72集团军某旅2017年退役干部向军旗告别仪式上的一幕。

即将脱下军装的徐建国忍不住落泪

该旅是一支名扬国内外的部队,2014年和2015年连续赴俄罗斯参加坦克两项国际大赛,徐建国就是参赛队在国内备赛时的装备工程师。坦克两项国际竞赛对坦克专业的训练超出了大纲要求,对坦克的性能要求也极为苛刻,徐建国这名入伍就当坦克兵,提干后任装备助理员、修理连长、修理营长、师装备部长、坦克专业工程师等职务的老装甲兵,全程参加备赛训练,同战士们睡帐篷、钻车底,提出了多种训练方法和装备改进方案,被院校和军工厂采纳,为参赛队在国际赛场取得优异成绩做出了贡献,被大家誉为“总教头”和“守护神”。

坦克两项国际竞赛备赛期间,徐建国在训练场指导装备维修。

2016年,该旅受命参加陆军领导机构成立后的全军首场朱日和跨区对抗演习,徐建国随部出征。部队要从气候湿润的江南深入环境恶劣的漠北,一直在南方驰骋的新型坦克能否经受住北方严酷的环境和气候的考验,徐建国不仅随队及时为坦克“把脉确诊”,还提出了更换和改进装甲装备供气系统、装配订制滤清器的方法,有效保护了坦克等装备的进气系统,抵御住了漠北干燥的风沙,保证了装备的正常运转。两鬓斑白,一身油污,徐建国在朱日和对抗的演习场上度过了60岁的生日。

2016年,该旅远赴朱日和参加演习。战场机动时,一辆装备临时出故障,徐建国立即赶到现场排查。

 

演习中,连续两昼夜的装备机动,徐建国跟随车队排除了十余起装备故障,到了目的地,两夜没合眼的徐建国坐在车上睡着了

时光如梭,曾经的青葱少年已成花甲老人,岁月如磐,不变的是永远的忠诚和一身的戎装。即将告别军营,徐建国流露出了对军旅的无比怀念和感慨,青春无悔,生命无怨,老兵不老,因为军营永远年青。

即将脱下军装的徐建国忍不住落泪

该旅今年有近60名军官脱下军装,走进地方工作。这些转业军人把自己十余年甚至数十年的青春留在了军营,为部队建设增光添彩,该旅以热情而温馨的仪式,为他们送行,祝贺他们完成了保家卫国的神圣使命,祝福他们前程似锦,幸福平安。

最后一次迎军旗

转业干部眼中满含泪水

原军需科长黄礼文在发言中落泪

也有一丝失落

也有一丝失落

人生最美是军旅,好男儿志在军营。这些退役的军官都曾在军校学习深造,都有着“男儿何不带吴钩”的豪情壮志,都曾是部队建设的中坚力量,都有着“宁为百夫长”的强军担当。面对改革调整,他们虽有百般不舍,纵有千般心事,也坚决服从改革大局,听从组织安排,毅然选择转身,走进社会,从头再来。

 

转业干部领誓军人入伍誓词

转业干部重温军人入伍誓词

向军旗告别

也有些许焦虑,也有短暂彷徨。军人是一个特殊的职业,脱下军装既表示转换职业,也面临失业,曾在军旅学会的兵法策略,曾操枪弄炮的双手,可能变得无用武之地。对于这些已过而立、年届不惑的转业军人,对于那些军人家庭来说,这都是巨大的改变和挑战,但他们不曾消沉,不会迷茫,而是积极学习,参加各种教育和集训,努力增长新本领,不懈创造新机遇,认真对待新岗位,充分展现新姿态,争取干出新业绩,踏上事业新征程,再创人生新辉煌。“新故相推,日生不滞”,愿他们新的开始,新的生活一切顺利。

仍然意气风发

目光中透着自信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一朝穿军装,终身是军人,军人自是特殊的职业,自有特殊的职业担当,每一个曾在军营的军人都是国防的枪刺,一朝宝刀入鞘,仍有龙吟之声,一旦国家需要,若有战,召必回。

 

合影留念

播放微视频

向转业干部赠送纪念品——一台坦克模型

向转业干部赠送纪念品——一台坦克模型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