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移防令,军士长泪别妻儿

来源:东部战区微信作者:陈凯、何生、吴达责任编辑:东部战区
2017-07-27 10:38

仰永峰,安徽无为人,二级军士长,现任东部战区陆军某旅坦克营装甲技师。入伍21年来,仰永峰经历了3次部队编制调整改革、3次岗位变换、4次营房搬迁,但他始终心系使命、安心本职、扎根岗位、爱军精武,曾获得装甲兵射击专业“特级技术能手”、通信专业一级技术证书、驾驶专业二级技术证书,并通过努力考取了“光电火控工程”高级维修技师证书。

不懂浪漫的仰永峰给妻子一个惊喜,因为他知道亏欠妻子的太多了。

晴朗的周末,天空湛蓝。东部战区陆军某部二级军士长仰永峰靠在病床旁,与产后略显疲惫的妻子鲁素娟轻声细语地聊着家常。刚出生不久的小儿子“博博”静静地躺在婴儿床里熟睡,粉嫩的脸蛋伴着嘴角弯起了漂亮的弧度,甜甜地进入了梦乡。

仰永峰蹲在地上仔细打量着儿子,幸福之情溢于言表。

第一次给儿子喂奶,别提多高兴了。

然而,这个周末过后仰永峰不知道与妻儿相聚的日子要等多久。

随着部队调整改革的逐步临近,仰永峰所在营队面临整建制移防。一边是军令,一边是刚临盆的妻子,得知消息那一晚,仰永峰纠结得怎么也睡不着。

通过微信和产房的妻子视频。

2007年春节前夕,仰永峰入伍11年来第一次春节探亲休假是为了回家照顾即将分娩的妻子。一家人好不容易可以在一起过个团圆年,却赶上仰永峰要参加上级组织的装甲专业集训,大年初六就被召回部队。

然而,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并没有使正在坐月子的鲁素娟感到沮丧和失望。相反,两年多的军嫂生活,也使她更加深刻体会到作为军人家属必须以宽容的态度去理解和支持丈夫。“部队培养了他,也锻炼了我。”她从内心深处明白了这句话的分量。

队列训练中对官兵们一丝不苟,严格要求。

手把手的进行坦克修理传、帮、带。

作为装甲技师,仰永峰精通装甲兵三大专业,入伍第6年便获得装甲兵射击专业“特级技术能手”。他当过坦克炮手,也当过车长,对于坦克装备的性能和构造驾轻就熟。他还利用业余时间自学了坦克维修与保养技术,考取“光电火控工程”高级维修技师证书,完成了从专业技术能手到铁甲“内科医生”的华丽转变。

维修坦克,遇到问题就查阅各种资料。

移防前,仰永峰对装备进行仔细检查。

由于部队任务需要,仰永峰一年中的大半时间都在野外驻训,与家人聚少离多。善解人意的鲁素娟明白,作为军人的妻子,必须学会坚强,必须学会忍耐,更必须学会付出。她常常用一句话安慰自己:“他的军功章也有我的一半嘛!”

调出前一天,仰永峰最后一次辅导儿子做作业格外认真。

周末仰永峰送大儿子上辅导班,一路路上两父子有说有笑。

最后一次接儿子放学,以后每天大儿子上学放学让他很是担心。

2012年,鲁素娟放弃了老家的服装生意,带着5岁的大儿子“哲哲”来到部队,正式开启了她的随军生活。不承想,这似乎并没有带来太大改观。丈夫忙于工作,更多的时间是母子俩相依为命。

仰永峰给连队官兵讲营队的光荣历史。

一个人在营区转一转,再看看这里的花花草草,回忆起点点滴滴,心中五味杂陈。

仰永峰何曾不想多陪陪妻儿啊!但军人的责任让他在家庭和工作的双重考验面前,义无反顾地选择“舍小家为大家”。鲁素娟很理解丈夫,为了让仰永峰在工作中不分心,她独自一人撑起了这个“后院”。

临走前拍了一张全家福,说以后移防到那边有个念想。

仰永峰常说:“我欠素娟的实在太多了。”入伍21年来,他共经历3次编制调整改革、3次岗位变换、4次营房搬迁,每次都坚决服从组织安排。而面对这次改革,眼看着妻子第二次产后无人照顾,父母年迈又不方便来队,得知单位即将移防的这一晚,仰永峰心里万分纠结,不知如何是好。

仰永峰移防前给小儿子吻别。

第二天,仰永峰试探着告诉妻子:“我过几天可能要去漳州。”

凌晨出发,坐月子的妻子抱着小儿子到门口送别。

“放心地去吧。”让仰永峰没想到的是,鲁素娟已经知道他要移防的消息,“家里都安排好了,妈过几天就过来照顾我和两个儿子。你到了新单位也要适应新环境,家里的事你就不要操心了。”

转隶当天天空下着小雨,官兵们列队欢送。

听完妻子的话,仰永峰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豆大的泪珠从眼角滑落下来。病床上的鲁素娟咧着嘴笑了笑,缓缓伸出右手帮他擦拭眼泪。这时,身旁婴儿床里熟睡的小儿子“博博”突然发出稚嫩的婴儿笑,仰永峰不一会儿也破涕为笑。夫妻俩依偎在一起,尽情享受着他们这段难得的惬意。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