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训教员:用岗位的坚守诠释军人的价值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陈杰、黄瑞波、记者朱达编辑:杨明亮
2016-08-16 14:59

伞训教员:心细如发

每年四月份都是伞训教员最忙碌的时候,拾伞衣、穿伞绳、包装伞具,每天来回教学上百次,但即便如此,也不容得半点马虎,因为每一个步骤都是生命的保证。不少战士穿伞绳至手指发麻,但看到三级军士长陈孝生布满老茧的双手在做示范时,便都闭口不语。

“你看这根伞绳,明显多出一截,怎么能如此马虎大意?”“你这样的标准还想不想跳伞?”“你这样的标准太低了,绝对不行的!”在叠伞场,唠叨是伞训教员最显著的特征,但参训官兵都没有任何怨言,因为没了琐碎的叮嘱就没有安全的保障。

临近上天,作为伞具保管员的他们依旧坚守在岗位一线。作战六连下士陈志辉就是在这个平凡的小岗位上,用每一分细微的坚持感动着官兵。在每一次训练结束时,陈志辉整理伞具都要忙前忙后一整天,连饭都顾不上吃,直到把每一具伞的每一个细节都检查到位。然而这些都是他每天平凡工作中的一个个瞬间。

每一次叠伞、每一次跳水、每一次投放,都能看到他们忙碌的身影,心细如发、细致入微是对他们最好的评价。

空中鼓励

狙击手教员:精益求精

狙击手,百步穿杨的战场精英,而狙击手集训队教员更被称为教员中的王牌,享誉全军的枪王何祥美,旅队一等功臣李飞、刘晓远、刘林生均出自他们门下。

在狙击手集训队,有人说他们是鸡蛋里挑骨头,也有人说是重度强迫症。在训枪时,教员要求学兵每个出枪动作都不容许任何差错;在擦枪时,一副白手套便是检验是否合格的标准。

焦灼的沙地、高湿的密林、冰冷的泥潭,教员让学兵们在极限条件下进行意志训练,无论雨淋日晒、蚊虫叮咬,据枪均要保持两小时纹丝不动。为练就过硬狙杀技能,不少学兵因据枪时间过长造成血液不流通,肌肉僵硬,甚至在短时间内失去知觉。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射击是军人的基本功,更是狙击手的看家本领。这些集训队员将来都要走上射击教练员的岗位,影响的会是一代人,所以我们必须从难从严要求他们,即使是一个卧倒据枪的动作都要规范到位。”集训队教员王明礼如是说。

校正枪支

猎人教员:铁骨柔情

“在这里的每一名猎人没有姓名、没有军衔、没有尊严”

“在这里最舒服的日子永远是昨天”

“打不赢毋宁死,吃败仗就跳海!”

……

猎人集训队,一块砥砺血性军人的磨刀石,仅集训队墙上的几句标语就令人望而生畏,更不要说被称为“铁面教官”的猎人教员。他们称自己为“猎人”,学兵只能被称为“猎狗”,冷酷无情就是他们的代名词。就同《冲出亚马逊》中的“鳄鱼教官”一样,每名猎人教员对待学兵都是超乎常人的严苛。有人形容,他们的目的就是将每名学兵锻造成钢铁般的战士,意志上坚定如磐,体能上无懈可击,技能上所向披靡。

碎石匍匐、泥潭倒功、牵引横越、过懒人梯……每过一个障碍,学兵身上就会多一道伤口,但在教员眼中,一切似乎都像往常一样平静。作为早年的军区猎人队员,集训队队长潘亚飞说道:“每一批的集训队都是这样过来的,虽然战士们训练很苦,但没有血与火的考验,又怎能淬炼出血性军人。猎人集训队,我们也是过来人,他们的感受我们也一清二楚。”

教员们每天在训练场拿着高音喇叭对着学兵猛喊:“你们觉得自己不行了就赶快退出,没有人会强迫你们!”但殊不知训练背后的教员却是铁骨柔情,训练场外,他们也是的普通人。《冲出亚马逊》中的“鳄鱼教官”,夜深人静还亲自为中国学兵胡小龙换上一双新战靴。

碎石匍匐

轻触,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