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加胜:沉寂的英雄,延续的大爱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吴持巍、记者朱达编辑:徐贝勒
2016-06-06 14:59

载誉归来的卢加胜受到战友的热烈欢迎

脸上有刀疤的人,一般都不是什么好人。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电影中演坏人的,要么是“独眼龙”,要么是“刀疤脸”。

卢加胜脸上也有一道四厘米长的刀疤。就是这样一名带着“刀疤脸”的士兵,怎么会被身边的领导和战友称赞为“好兵”呢?这里面有故事。

2007年3月的一天,卢加胜所在部队的首长在连队检查工作,一眼就看到了卢加胜额头上那块长长的刀疤。

“是小时爱打架给人砍的?”

“不是!”

“是平时不小心摔破的?”

“也不是!”

“那是怎么弄的,今天必须说清楚!”首长反复追问。

怎么办?情急之下,卢加胜这才透露了一个隐藏6年之久的“秘密”。

时光回到2001年春节。卢加胜在四川老家休假,得知部队要参加演习,就中止休假提前返回部队。2月11日晚,他挤上了由成才开往武昌的K148次列车。

那天晚上十点半左右,一名警察看见他穿着军装,轻轻拉了拉他的袖子说:“解放军同志,请你到8号餐车来一下。”

看着他严肃急切的神情,卢加胜意识到车上出事了。

卢加胜跟他来到8号车厢,发现里面已经有十几名穿着军装和警服的人。这时,列车乘警长说:“4号、5号车厢内有一群车匪强行买卖座位、殴打乘客、调戏妇女,为所欲为,由于警力有限,请你们给予支援。”

卢加胜一听,神经就绷紧了,并且第一个站出来表态:“作为军人,我们有义务协助乘警,确保人民生命安全和财产不受损失。警长,我们听你的,有什么任务尽管吩咐!”。

一时间,在场的军警群情激昂,准备投入一场生死搏斗。接着,军警们一起商量了行动方案,由卢加胜和乘警长、另一个乘警组成一个战斗小组,先去探明情况。三人迅速来到5号车厢,当时的场景令他们义愤填膺:车厢内乌烟瘴气,一群车匪霸占着整个车厢,有的在酗酒划拳,有的拿着砍刀让乘客掏钱买座位,还有几个歹徒对女乘客动手动脚,乘客们不敢吭声,好几个人吓得直打哆嗦。

看着乘客们无助的眼神,卢加胜握紧了拳头。这时,一个虎背熊腰、满嘴酒气的车匪头子,手里晃着一把一米多长的大砍刀,恶狠狠地对卢加胜他们吼道:“你们别没事找事,识相的离远点。”有个车匪也跟着叫嚣:“当兵的,滚一边去!”

现场有的群众被刀砍伤,鲜血直流。卢加胜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是一伙亡命之徒,而且每人身上有两把以上的刀具,如果硬攻必将伤亡惨重,后果不堪设想,只有智取,才能将歹徒制服。为稳住局势,避免伤及无辜,他和乘警长互相使了个眼色,决定“擒贼先擒王”,把大个子车匪诱到8号餐车。

车匪仗着人多势众、有恃无恐,叫上4个小弟兄跟着他们一起走。到了餐车,5名歹徒根本听不进他们劝告。

这时,埋伏在后面的其他军警也到了餐车。抓捕歹徒的行动开始了,卢加胜首先冲向车匪老大,与他展开搏斗。另一名歹徒挥舞匕首向他刺来,他侧身一躲,右腿被划了一刀。十几名军警一拥而上,把5名歹徒一个个摁倒在地。

经过临时审问得知,这趟列车上共有70多名歹徒。然而,车上所有军警加起来才20多人。卢加胜和大家商量,双方人数悬殊,只能智取,不宜强攻。紧接着,大家继续用同样的方法,将另外几个车匪头目分批引至餐车,一一控制住。此时,列车长通过铁路警方迅速向上级汇报,决定在陕西宣汉火车站实施抓捕。

当时针指向12日凌晨两点时,列车紧急停靠四川万源火车站,30名全副武装的刑警早已在那等候。车上歹徒看到站台上全副武装的刑察,发现已陷入警方包围,于是疯狂反扑。

有一个歹徒企图制造骚乱,高喊:“当兵的打死人了!”卢加胜伸出右手捂住歹徒嘴巴,却被歹徒一口死死咬住不放。另一名歹徒抽出砍刀朝他砍来,他头向左一偏,刀尖在他额头划出一道4厘米长的口子,鲜血直流。他心一横,不顾一切和他们搏斗起来,最后和冲进来的防暴警察联手,将歹徒一一制服。由于失血过多,他只觉得头晕目眩,但他咬紧牙关、挺住身子,不让自己倒下。

一个小时后,卢加胜和战友们将所有车匪擒获,并搜出了大大小小232把砍刀。就这样,震惊全国和中央领导的“2·11列车抢劫案”终于以正义战胜邪恶而结束。

车厢内的老百姓全部涌到窗口,不由自主、发自内心的向他们举手高喊:“解放军万岁!”很多人流着泪向他们致谢。

在这次战斗中,卢加胜的右额、右眼、右腿和右手都负了伤,因体力不支、失血过多,而晕倒在地。当他醒来时,已躺在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医院的病床上。然而,10多天之后,卢加胜却在医院悄然失踪了。

这一失踪就是6年之久,让许多人为之牵挂。武汉铁路公安局在千方百计寻找卢加胜,他们要将英雄的名字公布于世,让更多的人向他学习,让违法分子闻风丧胆。2001年4月,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组也在寻找卢加胜,遗憾的是只能在采访席上专门给卢加胜留出一个空位。《解放军报》发表题为《穿军装的英雄,你们在哪里?》的文章,在全国范围内寻找这一位参与“2·11”战斗的英雄。

怎么就找不到呢?原来,当年卢加胜为急速赶回部队参加演习,自己付好医药费,就悄悄地返回了部队。6年来,卢加胜默默无闻,一声不吭,忘我工作。

他勤学苦练,本职专业技术精。他先后考取了高级修理工等级证书,总结编写了《战场快速抢修一两招》、《出入场车辆检查手册》、《水上训练安全事项》等保障经验资料,在全师推广。编写的《新装备常见故障的分析》被官兵当作维修参考书。他平均每年外训时间180多天,最多达到294天,年年参加重大演习试验活动,检查车辆1130多台次,排除大小故障上万起,重大险情20多次,次次出色完成保障任务。在搞好日常保障的同时,他不断创新维修保障方法,先后革新了发动机和变速箱中心线简易校正工具、平衡肘快速省力扳手、可调节式车辆快速拆装架等10余件实用工具,得到上级首长和科研部门的肯定。

他情系乡亲,乐于助人品德高。卢加胜家在偏僻的小山村,父母体弱多病,妻子没有工作,经济收入低,全靠他的工资来支撑。可他对生活困难的乡亲却慷慨解囊。每到春节,他都要给村里的5位孤寡老人寄钱,从义务兵时每家寄10到20元,到选改士官后每户增至100元,至今已坚持了10年。去年,他获得全军优秀士官人才奖励基金5000元,一下又寄去了1000元。每次回家,他总要带上礼品,到这些孤寡老人家看一看,问问身体和生活状况。2006年,听说村里修公路资金不够,他立即给村里寄去1000元。2005年春节休假,听家人说镇里的治安不太好,他主动找到镇政府,请求协助派出所民警值班,从大年初一到初三,坚持和民警在镇上值班巡逻。

掀开英雄的面纱,人们永远也忘不了,那双令亡命歹徒为之胆颤心寒的眼睛,生死关头不怕牺牲冲锋陷阵的瞬间,面对荣誉和利益却悄然离去的背影,一个真实、无私、高大的卢加胜赫然挺立。

荣誉是什么?幸福是什么?何为英雄?卢加胜的事迹被挖掘出来后,立即在全社会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他是一个无名英雄,一个真正的英雄,充满着一个当代革命军人对社会的责任感和对人民的无限忠诚。”

“从他身上表现出的那种不怕牺牲、英勇顽强的精神,感人至深,让人敬仰。更让人想不到的是,面对即将随之而来的荣誉,他却选择悄然离开。”

“卢加胜用实际行动和精神境界诠释着军人的价值,展现了当代青年军人的良好形象。可以说,在人民生命财产遇到危难的关头挺身而出,是每名军人都可以做到的,而且应该具备的,但卢加胜甘做无名英雄达6年之久,让人备受感动。”

2009年9月,卢加胜当选为第二届全国道德模范,后破格提干成为一名基层干部。

刚刚回团的卢加胜就被六连官兵请到连队,与官兵交流

获奖归来的卢加胜

训练期间,卢加胜正在为战士讲解射击要领

卢加胜正在为连队骨干传授经验技巧

工作期间,卢加胜积极学习理论知识

轻触,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