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声】选择转业,同样是为强军伟业作贡献

来源:东部战区微信作者:蒋守昌编辑:靳奎
2016-04-15 16:38

(一)

接到单位通知我填写《军队干部转业审批报告表》的电话时,我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为达成这一心愿,这些日子以来,旁人难以觉察,我究竟经历了多少个不眠之夜。

于人到中年的我来说,这一次抉择,如此艰难、漫长而又略显沉重。这是一个重要关口,也是一次重大转折。

好了,现在终于如愿,也该美美地睡上一觉啦。不去多想,也不必多想。从容离开,华丽转身,给自己一个自信的面容,给军改一个美丽的期待。

2013年5月,在江西永新“三湾改编”纪念馆采访。

我从书房轻轻地踱进卧室。墙上的时针赫然指向“1”。夜色中,儿子轻微的鼾声让我感受到了春花的多情和烂漫。妻还未睡着,“快睡吧,一早还得上班。”即便直到今天,我还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努力站好最后一班岗,给军旅划上圆满的句号。

事实上,我也曾纠结自己的选择。转业工作展开后,当我向组织表达转业的愿望时,无论是单位领导还是其他关心我的亲朋好友莫不感到诧异,“你干得好好的,为什么突然想走?”尤其是单位领导反复苦劝我,“地方饭不好吃,安置压力又这么大。你按规定远不够转业条件,干个几年再走也不迟。”他们都劝我慎重。甚至有的战友还为我出主意,“像你这样没日没夜加班,一度把身体都搞成了面肌痉挛,何不趁机熬一熬,在部队干到退休算了,多好呀!”

领导、亲友们的话,都没有错。我知道,他们都在真心帮助我。然而,我的决心已定,无可更改。决定了的事,我是不会更改的。就是更改了,又有何意义呢?我自豪、无悔于自己的这番选择。在改革强军战略全面深入推进之时,我这个入伍25年的老兵,一个正团职干部,一个曾经大军区政治机关的处室领导,有什么理由不为大局做点牺牲和奉献呢?在国家利益面前,自己的一己之利姑且放到一边去吧。与其让别人成为30万分之一,不如自己主动带头,以让更多优秀的人才在这次改革中胜出。尽管这些天来,不少熟悉了解我的军队其他部门仍在纷纷向我抛“橄榄枝”。

“选择转业,同样是为强军伟业作贡献。在不影响单位建设的前提下,恳请组织尊重并满足我的个人意愿。”在《转业申请书》上,我这样写道。

2012年5月,在福建龙岩“古田会议旧址”采访。

(二)

很快就要脱下军装了。望着衣架上穿了多年的军装,翻开影集里这些年来自己赴北京通州阅兵村体验采访、在上海世博会安保军队联合指挥部工作以及深入基层部队调研时的一张张工作照片,我一下子真有点舍不得。往事如烟。可舍不得归舍不得,脱还是要脱的,只是迟早的事。

我强忍眼中的泪水。这种不舍是对绿色军营的眷恋和感恩。我知道。

我难以想像,这些年来自己是怎么度过的。从入伍到现在,我一直用向上向善的力量砥砺前行,努力奋发进取。从一名海防战士到军校学员,从师级政治机关的干部到军区联勤部、政治部机关的干部,再从干事到处室领导,我一步步用诚实为人和踏实干事打拼人生。靠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头和知觉,最终立下了自己、赢得了别人。每一步,都不懈前行;每一步,都问心无愧;每一步,都铿锵豪迈。

2012年4月,在南昌陆军学院采访军区新任师旅团参谋长集训班。

五加二、白加黑,成为我军旅人生的常态。记得当干事时,为了工作,常年奔波在外,北上南下是家常便饭;当报社编辑、记者时,熬夜加班习以为常,哪天要是不加班还觉得不习惯。特别是2013年7月调到编研部门后,更是“把休息日当工作日,把加班当上班”,反正整天就是加班、加班还是加班。不少亲友曾不解地问我,你没日没夜地码文字,不觉得苦吗?枯燥吗?说心里话,搞文字、爬格子、写材料,是够清苦的。每当看到别的家长陪着孩子周末出游时,每当看到昔日同学工作轻松、不需加班时,我不是没羡慕过,也不是不懂得生活。但,吃哪碗饭,就得按照所从事的行业规则来。我是文字工作者,要想事业不断进展,不自我加压显然不现实。更何况,军人的特殊身份,注定我们要比其他人更懂得奉献,更学会感恩。看到与同事们近3年一起用心打拼的3000多万字书稿,我觉得对得起这份职业,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2011年秋,在第1集团军某特战旅采访女子狙击手。

(三)

告别军旅,我的未来在哪?

理性之余,我一遍遍地追问自己。

好在,我不需恐慌。因为,这些年来,我用勤奋和努力,不断积攒下了人生从容前行的资本。

不是吗?总说军营是个大学校。在这方田地里,我耕耘,我成长,我收获。从事新闻工作20余年,历经基层连队、军校学员、部队机关、专业媒体多个岗位摔打锤炼,发表消息、通讯、评论、报告文学等各类新闻作品2000多篇,18次获省级以上好新闻作品奖,并多次受到原军区主要首长批示表扬。仅以评论作品为例,撰写的《忧闻农家添书架》《开张寻晦亦大吉》《让送礼者亮相》《打包,文明之举》等,先后被《人民日报》《大众日报》《南方日报》《福建日报》《中国社会报》《中国改革报》等主流媒体刊用,其中《忧闻农家添书架》被《人民日报》刊用后当日被《新民晚报》“早新闻选”原文转载。因工作成绩突出,我先后荣立3次三等功,去年底被原军区政治部表彰为优秀机关干部。特别是借助工作平台,近年来,我积极尝试并探索各类文体写作,无论是领导讲话还是研究文章,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兴媒介,包括电视专题片的脚本撰写、拍摄制作,平时都极感兴趣,也广为接触。我还先后应友人之邀,闲暇之余代为编写了4本著作。

2011年11月,在驻浙西某转运站参加“记者下基层”活动。

不是吗?总说军营是个大熔炉。我一向觉得,思想素质高低,是人与人之间的重要差异,也是成就事业的首要前提。这些年来,我把敢于吃苦、乐于吃苦、勤于吃苦,当作军旅历练的底色和馈赠,当作致力追求的品质和目标。凡事,我会自觉放低身端,躬身前行,亲力亲为,虚心求教。吃点苦,于我来说,算不了什么。搞新闻宣传那些年,我到过浪花翻腾的海训场,迎着海风与战士一起搏击大海;我到过铁甲驰骋的野外,冒着高温钻进坦克体验装甲兵的艰辛;我发动代表我军最高信息化水平的某防空部队新型战车,在虚拟世界与强敌激战;我只身赴安徽大别山区,与一心为民、赤诚爱民的全国优秀军转干部周世友坐在扶贫村民家中的小木凳上拉家常;我还守在病床前,与信守人生诺言抱病坚持工作为党奋斗终身的江苏省盐城市盐都区人武部职工徐兆学畅谈人生……在很多重大活动、重大事件现场,比如纪念许世友诞辰100周年北京人民大会堂座谈会,原军区首支维和医疗分队出征、凯旋,原军区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歌咏大会,江苏军民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大型演唱会,江苏军地青年重走革命旧址,战区六省市军地领导节日走访慰问,大型电视连续剧《DA师》《狼烟》开机拍摄,我都亲历现场采写稿件。哪里有新闻,哪里就有我的脚板;哪里有典型,哪里就有我创作的温度和热情。到编研部任编研二室主任以后,在修改《福州军区综述》《福州军区大事记》期间,面对近100万字的工作量,我牢固树立精品意识,严格落实“一校、二改、三推敲、四打磨”的工作流程,力求做到字斟句酌、反复打磨。由于抢时间、赶进度,被诊断为面肌痉挛,但没有因此请过一天病假和事假。

2010年3月,在上海世博园采访“南京路上好八连”。

不是吗?总说军营是个大平台。在这里,我学会了展示自己,历练自己,提高自己。我一直信奉一句话:凡事预则立。当处室领导期间,我注重抓顶层设计,每次受领任务回来必先谋篇布局。同时,给自己定下规矩:当好领导的左膀右臂,当好部属的示范引领,在政治上过硬,在业务上拔尖,在执行上带头。不管领导交待什么任务,我都会拿出甘坐冷板凳的政治定力,拿出事不过夜的精神状态,尽心尽力以最高标准去落实、去完成。对接手的每一项工作,总是尽可能多地站在领导的角度思考谋划,将压力主动承担到自己头上,想方设法为领导分忧解难。如若部属工作和生活中遇到难题,我会手把手、心贴心地教方法传经验,与部属一起探讨研究解决。用实干树立形象,靠真诚凝聚力量……绿色军营给了我人生太多的收获。

2007年1月,赴浙江舟山参加“海防新时空.记者海疆行”采风活动。

2006年7月,在“英雄三岛”之一角屿岛参加“记者蹲点看基层”活动。

尽管有了上述这么多的自信,但我深知,我们身处在一个瞬息万变、创新求变的时代。稍加懈怠,就会步入后尘,得必须时刻有看齐意识、危机意识才行。消除危机的最好方式就是:学习,学习,还是学习。止步不前,只能是井底之蛙。从这点上来说,我对未来充满无限期待。

作者 | 蒋守昌

轻触,加载更多